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2018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街金北一路48号  联系电话:027-83895425  监督投诉电话:027-83213100    鄂ICP备13001443号

扫码关注官网手机

友情链接

扫码关注官网微信

【讲述奋斗历程 牢记初心使命 · 医师节特刊】:倒在台上,他是湖区人民永远怀念的“外科第一刀”

分类:
医院动态
作者:
樊兵
来源:
档案室
发布时间:
2019/08/22

解放初期,血吸虫病在我国南部及长江沿岸一带蔓延,病人达1000多万,死亡率极高,严重威胁着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血吸虫病的肆虐横行,使不少疫区人烟稀少,田园荒芜,还出现了不少无人村。1955年11月,毛泽东主席召集华东、中南地区省委书记开会,并成立了防治血吸虫病领导小组。九人小组成立后,在上海召开了第一次全国防治血吸虫病工作会议,会上提出7年消灭血吸虫病的大体部署。

东西湖属云梦古泽,垦区是血吸虫重疫区,民间称之为“大肚子病”。血吸虫病对湖区人民生命危害极大,然湖区人民缺医少药。据史料记载,“1957年建场初期,全区共有钉螺面积约41万亩,血吸虫病人三万三千人”。

1958年6月,由原武汉军区后勤部按县团级的编制,抽调了辖属的57疗养院,161、151、195、193等陆军医院的部分复转军人和各类医护、技术服务人员,组建了农管局职工医院,医院选址在吴家山南麓,两山之间的一片空旷野地。

彼时,那里没有道路,没有人烟,杂草没膝,但也就是就在这里,一场“送瘟神”的人民战争就此打响……

东西湖区人民医院原外科主任、共产党员王永亮同志,离开我们已整整42年了。然而,王永亮同志那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和献身的精神,仍在百里湖乡广为流传,人们一直怀念着他。

王永亮同志是河南省开封县朱仙镇王口村人,1949年5月,时年18岁,正读高中的王永亮在郑州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同年入中南军医医学院学习,毕业后分配到解放军第57疗养院任外科军医。1955年他被授中尉军衔,于1956年10月入党。1958年6月,他转业到东西湖,参加了东西湖区第一所医院的创建工作。

东西湖是重瘟区,患血吸虫病的人很多,特别是一些晚期血吸虫病人,非经手术治疗不能挽救生命。当时治疗血吸虫病主要靠注射“锑剂”,对急性血吸虫感染效果明显,但副作用也大。更多的人感染的是慢性血吸虫病,一时无大害,久而久之,产生腹水脾肿大,如怀孕一般。当时只有区医院能做这种手术,而这一任务又主要是在王永亮同志的主持或指导下进行的。那时,需要手术的病人非常多,最高记录达到一天3例,平均每台手术4小时以上,按照现在的手术级别,这属于难度系数最高的四级手术范畴。

作为外科医生,王永亮每天做的最多的手术,就是为血吸虫病患者进行脾脏切除手术。简陋的手术室里,每一次切除,都如履薄冰。没有标准化的手术间,没有什么手术设备,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就在条件、设备都很简陋的区医院的“飞机房”里,不到三年时间,王永亮就做了500多例巨脾切除术,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原径河农场潘家嘴的李仁厚,因得了晚期血吸虫病,牛高马大的汉子被折磨得腹大如鼓,骨瘦如柴,几乎奄奄一息的他,经王永亮手术后才恢复了健康。跟着他结了婚,有了伢。他曾多次激动地说:“要不是王主任,我的骨头早就变成了灰,坟上早就长满了草啊。”

但王永亮同志身体一直比较单薄,频繁且大量复杂的手术,使他处于一种长期超负荷的运行之中,带来了深患各种疾病的后果。据医院老一辈的副院长邹宝贵回忆:“我住在老王对门,经常半夜听到敲门声,而老王不论多么疲倦,总是一叫就应,披上衣服就出门。”王永亮的夫人郭京美说:“老王工作总是很忙,常常整夜不回家,我和三个孩子都习惯了,只是很担心他的身体,总担心有一天他累倒了。

而王永亮呢,他把东西湖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为垦区的医疗卫生事业孜孜不倦。1977年3月,王永亮同志肝部疼痛难忍已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原打算做一次检查,可总抽不出时间。作为医生,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常常是吞服一把药片,仍然坚持工作。3月16日,一位重症病人被推进了手术室,在这之前,病人的家属曾找到王永亮,恳请由他主刀。

 

王永亮带病上了手术台,4个小时过去了,手术进行地非常不顺利,助手们发现王主任拿着手术刀的手在微微颤抖,腊黄的脸上不断滚动着豆粒大的汗珠,手术室护士长和助手们劝他下台休息,他摇摇头谢绝了,请护士长帮他服了两片止痛药,喝了点糖盐水,硬是坚持了7个小时做完了手术。这前后11个小时的手术,好象耗尽了他毕生最后的精力,在助手和护士们的搀扶下,他步履蹒跚地离开手术室,第二天就起不来了。

医院赶快送同济医院抢救,裘法祖院士为了支持湖乡医疗事业,爱惜人才,亲自主刀上了手术台,可是打开王永亮的腹腔一看:肝癌已到晚期,全身广泛转移。他惋惜地说:“老王呀,你为什么只顾工作,这样马虎自己的病?现在确实太晚了。”

1977年10月2日,王永亮同志过早地走完了他那只有46载的人生旅程。他的妻子失去了一位好丈夫,他的三位孩子失去了一位好父亲,而湖乡10万多人民失去了一位好医生。在他病重期间,看望他的职工群众川流不息。人们敬送的各种食物、水果堆得像座小山。不少人四处打听、寻觅治疗肝癌的偏方、药物,而更多的人们,只是从窗户外默默看一眼躺在病床上王永亮同志那腊黄消瘦的面容,轻轻的放下物品,擦着抑制不住的泪水转身离去……

 

1977年10月8日,王永亮同志的追悼会在区招待所举行。一大早,几百名群众就从四面八方赶来向王永亮同志遗体告别。会场内仅农工们自发送的花圈就有70多个,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干部都到了会。人们望着王永亮同志的遗像,大声哭着说:王主任是为我们累死的,累死地呀!哀乐低回,苍天动荣,寄托着湖乡十几万人民对王永亮同志的不尽哀思和一片深情。

“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这是王永亮离世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1957年建场初期,全区共有钉螺面积约41万亩,血吸虫病人三万三千人,到1978年初已消灭钉螺面积38万多亩,治愈血吸虫病人三万一千人。——引自《东西湖区消灭血吸虫病规划1978-1980草案》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于血防工作的开展,在王永亮等一大批前辈们前赴后继、呕心沥血的辛勤工作下,血吸虫病逐渐被消灭。送走了“瘟神”,增强了人民体质,促进了农工业生产,人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改变了旧社会“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情景。
    时至今日,血吸虫病几近销声匿迹,“飞机楼”也早已成为历史。金北一路上的协和东西湖医院新院区巍然矗立,王永亮的精神一直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东医人砥砺前行,这是红色血统,这是围垦精神,这就是传承的力量。

下期《讲述奋斗历程 牢记初心使命》导读:

《扎根垦区,他是守护湖区百姓的第一代大学生》

“女儿关林方说,记忆中,父亲没有睡过整晚的觉。一晚被敲窗叫醒两三次,是常事,最多的时候,一晚出门七八趟。连带一家人,几乎没在晚上好好睡过觉。”

 

相关阅读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