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2018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街金北一路48号  联系电话:027-83895425  监督投诉电话:027-83213100    鄂ICP备13001443号

扫码关注官网手机

友情链接

扫码关注官网微信

人民网:治愈者说 一位被感染的危重症医生出院 想狠狠拥抱家人 尽早归队投入战斗

分类:
医院动态
作者:
来源:
人民网
发布时间:
2020/02/11
协和东医工作人员一行与袁海涛医生妻子一起等待袁海涛医生走出医院
 

近日,湖北武汉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接受采访时,因得知自己的好同事好兄弟袁海涛不幸感染新冠肺炎,泣不成声。7日,一直牵挂好友的胡医生终于放心了,袁海涛医生经过20天积极治疗,临床症状得到有效控制,顺利出院。

“我希望尽快归队,投入到抗疫战斗当中去。”协和东西湖医院重症医学科(ICU)主任袁海涛一边接受治疗,还继续远程为自己科室的重症病人,提供治疗建议。

与普通患者相比,袁海涛作为医护人员,对于自身症状的识别更为敏锐,对具体医疗环节的感受也更精准。“希望通过复盘自己的救治过程,为抗击疫情提供一些有益借鉴。”

为了生命 必须冒这个险

“今年初,武汉突然出现新型肺炎,我所在的医院也收入了不少这类患者。” 袁海涛说,1月14日,一名陶姓患者病情恶化,进展为重度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使用无创呼吸机,仍无法支持他的呼吸。经过专家组讨论,决定气管插管,用有创呼吸机通气。

“不过患者一旦插管,等于门户大开,不但自己容易感染其他病菌,也容易喷溅痰液传染其他人。但是为了生命,我们必须冒这个险。”当晚,为患者插管后,用转运呼吸机把它转运到ICU。

袁海涛回忆,转运路途虽然只有600多米,但患者十分燥动,试图拔管,我们需要边给镇静边按着他,还要推着床和呼吸机同步前进。“防护服里的汗水、雾水,还有防护服外的雨水,混在一起,流到了眼里、嘴里。这可能是我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次转运。回想起来,这大概是自己被感染的源头。”

转移到ICU后,患者人机对抗强烈,拒管、呼吸比没插管时还糟糕,袁海涛和当班医生一起给患者做了两次肺复张,患者的呼吸情况才逐渐好转些。此时已是凌晨1点,由于担心患者还有其他变化,当晚他就在办公室里合衣躺下了。

被感染了 从轻症到危重的20天

事情安排妥后,袁海涛回到家,开始感觉不对劲,全身酸痛。“看看行走步数有1万7千多步,还安慰自己说是不是走多了,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发烧。”

当天晚上,以防万一,袁海涛独自一人到书房睡下。然而到了半夜,开始发热,39度。吃药后退了,退了又烧起来,反反复复熬到天亮。16日一早起来,他迅速到医院做了CT,发现肺部有阴影,这次自己真的病了。

知道结果后,袁海涛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先隔离,那时医院的隔离病房还没有多余的。袁海涛拿起电话,第一个打给了科室护士长,告诉她我感染了,并让她和其他接触过那位陶姓病人的同事,全部都去做检查,且一定做好防护。“然后,再打给我爱人,让她把家里所有地方全部消毒,并照顾好父母和两个女儿,告诉她我没事。”

当晚,病房空出来后,袁海涛住进了医院呼吸内科隔离病区,接受治疗。“最初病症较轻,我还比较乐观,但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病情不仅没有得到遏制,肺部的阴影反而加重呼吸越来越困难,甚至说话都喘气。”

“这时,我开始焦虑。” 袁海涛说,“因为我很清楚,这个病情如果继续恶化,接下来我可能需要气管插管,有创机械通气,甚至上ECMO,而我院ICU已收满,没有ECMO。”

28日,处于危重症状态的袁海涛,转往了武汉市肺科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与我相熟,此时的治疗,仍然大体依照国家诊疗法案,但针对我个人体质,有部分细节上的微调。”

后来通过媒体的报道,袁海涛才知道,胡明主任得知我病重后泣不成声的通话视频,在网络上被大量转发。“我想,这大概就是惺惺相惜吧。”

转入肺科医院的三天后,袁海涛发现自己好像退烧了,心里特别高兴,这是一个好的征兆。“因为我知道,如果没有扛过去,继续恶化,我就要面临呼吸衰竭,进行插管,而这面临的风险更大,情况也更复杂,极有可能无法生还。”

放不下病人 想尽早归队

住院期间,袁海涛仍放心不下自己医院科室的重症病人。每天上午大概九点左右,他会要求科室医生把呼吸机的参数、血气分析、其他检验的结果微信报给他,研究后再告诉他们如何处理,有不懂的也会请教协和的教授们。

“这么做,倒不是因为想用工作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是我们的医生,对于这种重度ARDS的患者处理经验还是不足。” 袁海涛说,“而且身为医生,我很清楚,病人交到我们手里,我们必尽百分之百的努力才能挽救他们,稍有不慎,这么危重的病人结局只有是死亡。”

“所以即使在住院,我也不敢松懈,只有盯着我才放心,我们的医生才有依靠。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必须扛过去,既然来了,就必须面对。”

三次的核酸检测结果,每一次的等待都很忐忑。2月6日,最后一次核酸检测成阴性的结果出来后,袁海涛说,“我立刻告诉了爱人。她也在医院工作,很忙,所以我没打电话,只是在微信上告诉她:结果出来了,阴性,后面附上了一个笑脸。过了很久,她忙完也回了我一句:那你还是要注意,等你回来,也附了一个笑脸。”

虽然出院,但因免疫力低下、肝功能损害,抗感染降阶梯治疗,肺功能的恢复和肺纤维化的预防还需要一段时间进行调理,袁海涛转回协和东西湖医院呼吸内科19层继续调理、观察。

“我的病情一直只有爱人知道,家人都不是太清楚。” 袁海涛说,“两个女儿那段时间跟我视频时,问的最多的就是,爸爸,你什么时候能回来陪我玩。现在,我终于可以告诉他们,爸爸就要回家了。”

袁海涛说:“待隔离结束后,我要狠狠的抱一下我的家人。我也将尽早归队,和我一线的兄弟姐妹们并肩作战,抗击疫情。”(周雯 张洁 晏君 杨木森 李雪)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2020年02月08日16:05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2020年02月08日16:05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2020年02月08日16:05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2020年02月08日16:05

相关阅读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