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2018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街金北一路48号  联系电话:027-83895425  监督投诉电话:027-83213100    鄂ICP备13001443号

扫码关注官网手机

友情链接

扫码关注官网微信

楚天都市报 看楚天:每一次转运是生命的赛跑,更是传递爱与责任

分类:
医院动态
作者:
来源:
楚天都市报 看楚天
发布时间:
2020/03/11

2020-03-10 21:10:07   来源:楚天都市报-看楚天   评论:0    字号+

楚天都市报 记者 陆缘 通讯员 顾璇 李雪

午夜时分,城区的大街上清冷空荡,路灯寂寥,树影婆娑,偶有几辆汽车闪过,这个城市睡了,但有些人醒着。你看,车顶的蓝灯交织闪烁,在城中昼夜不停;你听,滴嘟滴嘟的警笛声,响彻江城的大街小巷。

救护车变身转运“的士”

“叮铃铃,三秀路某处居民楼有老人突发胸闷,出现昏迷,新冠肺待排,请立即出车!”接到协和东西湖医院120调度中心的指令,院前急救团队立即着装出发。

疫情的爆发,让本就忙碌的120急救中心的工作雪上加霜。由于交通管制,救护车成了转运“的士”,尽管路况畅通,但雨雪等天气给转运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救护车出一趟车,近的也要一个小时左右,急救分队成员一天的时间基本都在路上耗尽,但没有一名成员因此有任何懈怠。

120急救中心负责人常建伟说,“乘坐救护车在武汉空旷的街道上飞驰时,他们无暇浏览这座都市静谧甚至有些凄凉的夜景。视野里,只有前方的道路和后视镜里的后舱。前者决定着这辆车的去向,而后舱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声咳嗽,都决定着我们车速的快慢。”

自疫情发生以来,协和东西湖医院120急救中心共接到急救、转运任务1100余次,转运患者1830余人,“每一次转运不仅仅只是生命的赛跑,更是一份爱与责任的传递”常建伟说。

由于交通管制,很多时候他们除了做好急救、转运危重患者的任务,还要承担一些“份外事”。有些患者,送到医院检查完后,身体无大碍。120调度中心的调度员会第一时间帮助其联系街道或社区居委会,如果实在没车,他们再负责转送这样的居民回家。这时候的救护车就成了连接患者、医院和社区的的桥梁,不仅为生命救援提速,更为受难的江城暖心。

方寸之间摆渡生命

救护车内的方寸空间,是摆渡生命的“方舟”,有时候承载的是命运流转的重要瞬间。上到调度的指令,下有领导班组的临阵指挥,再有各团队的紧密协作,一环扣着一环。

2月9号急救团队接到将部分卫生院危重确诊患者转运至同济中法医院的任务,一对同车的亲姐妹使原本正常的转运变得不正常。

按照病情来说,姐姐(江女士)的情况其实比妹妹严重许多,由于床位有限收治困难,医院提出暂只收治躺在担架上的几名危重患者,其他的将原路返回卫生院治疗。

多方沟通和联系以后,仍然没有争取到一张富余的床位,于是躺在担架上病区较轻的妹妹顺利的入院医院治疗,而病情危重的江女士被“遣返”了。当病区大门被关闭的时候,杨雪锋搀扶着的江女士由于体力不支瘫坐在了地上。

转运团队的成员急忙将其扶起,抬上了急救车。经过呼吸机面罩给氧等一系列急救措施后,江女士逐渐清醒,用颤抖的手扒开了氧气面罩:“医生,谢谢你们,我们姐妹俩终于能有一个人活下来了。”一句话,让车上所有人瞬间泪目、心如刀割。

杨雪锋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想办法让江女士活下来。”

在返程的车上,江女士病情急转直下,而杨雪锋所在的协和东西湖医院床位也告急,尽管持续刷新着一天开一个隔离病区的速度,可是患者的数量却严重超负,无奈之下只有先将江女士安置在发热门诊留观室,并帮其做好重症入院登记,在院领导的统一协调下,天快亮的时候,终于给江女士腾出了一张床位。

这一家,都有救了!病毒肆虐之下的人间,人的力量有时候实在太渺小了,但是大家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高高低低的肩头都在撑着这座城。

双线作战的急救分队无一人感染

在疫情大爆发后,团队的每个人都上紧了发条。

下班在家休息的急救人,只要接到临时通知,在交通不便的情况下,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赶到站内,不会耽误一分一秒。在被激增的急救和转运需求压的快喘不过气的时候,由医生、护士、司机和担架员组成的急救团队火速建立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来支援的司机接到亲朋好友关切的电话,都会说:“开始的时候怕的要死,可是经历过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其实只要做好个人防护,按流程完成任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在站长的带领和护士长的严格规范下,这个在第一时间与患者接触的高风险团队,至今无一人感染。

急救分队是三班倒,穿上防护服后就不能中途脱下,所以执行任务期间不能进食、如厕。因此,他们需在饮食方面保持极度克制。

但这一次的大考,不仅仅考验着他们的意志,也验收着他们的技能。

在急救过程中不乏血管极细的低血糖患者,因此在颠簸的急救车上必须要及时准确地找到血管并推入高糖。但是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好几层手套,视野范围和清晰度严重有限,并没有十足地把握能够“一针见血”,但在一次次的颠簸中,他们做到了。

阳春三月,武汉的风还没有温柔起来,但疫情整体朝向好趋势发展,确诊人数下降了,开始“床等人”了,抗疫之下的急救分队还是那么忙,一直保持院前急救和发热患者转运两条线作战的他们,无比期待着脱下防护服和口罩的那一天。

相关阅读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