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2018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街金北一路48号  联系电话:027-83895425  监督投诉电话:027-83213100    鄂ICP备13001443号

扫码关注官网手机

友情链接

扫码关注官网微信

长江云、楚天都市报、武汉临空港:她带领着400余名护士守住生命线,却只见了隔离病房里的丈夫3面

分类:
医院动态
作者:
来源:
长江云
发布时间:
2020/03/01

02-29 19:22  长江云  

协和东西湖医院疫情战场上,站起了这样一批英姿飒爽的“护理大军”,在护理部主任黄雯的统一协调下,他们肩扛重任,身影出现在隔离病区、发热门诊和方舱医院之中。历经种种磨练,家国难两全,但大家说,黄雯的眼睛,还是像星星一样亮。

我不怕死,但害怕家人因我而感染

黄雯是协和东西湖医院护理部负责人,全院护理工作的统筹安排和护理安全质量管理的重担都压在她的肩上。自上任以来,黄雯几乎都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2020年1月14号这天夜里,医院有位疑似不明原因肺炎的陶姓患者病情进展为重度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须当即进行气管插管。因为感染风险高,黄雯当即决定跟随跟台护士周婷一起,在麻醉医生插管后,一同完成这例手术的转运和术中护理。大约在凌晨一点,手术顺利结束,患者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黄雯清理好仪器设备和自身消毒后,才匆匆赶回家里,这天他的老公正好跟他前后脚到家。

黄雯的老公名叫陈晶,今年37岁,在武汉烟草公司上班,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就格外忙。这几个月,陈晶都是夜里3、4点才回来,一天只能睡3、4小时。第二天陈晶就开始发热,吃了一点退烧药后烧退了,不久又开始反复发热,黄雯心里咯噔一响,“难不成是我老在病房里穿梭,把病毒带回了家,让他感染了不明原因肺炎?”黄雯说,从事护理工作十余年,她早已见惯了生离死别,她不怕死,但是当恶魔降临到她丈夫身上这一刻,她害怕了,内心早已被愧疚充盈。

后来做了相关的检查以后,她的丈夫被诊断为疑似不明原因肺炎,当天丈夫就在她所在的医院被隔离起来。从那以后,黄雯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一是怕自己再将病毒传播给家里的孩子和老人。二是她的确太忙了,常常把24小时当成48小时来用。

丈夫就在自己工作的医院隔离,但他们只见过3次

“婆婆就这么一个儿子,她的心理压力很大,可又不敢在我面前流露出来,生怕我也倒下了”,黄雯说,这一个多月以来,他们一家四分五裂,度过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一段时光。“尽管有抱怨,但是家里人都很支持我的工作,我的老公在隔离病房跟我说,要我不要担心他,说他会好起来的。” 

但是据黄雯的同事讲,她的压力很大,2019年甲流爆发的势头还没有削弱,紧跟着不明原因肺炎来袭,医院护理人手严重不足,人手的调配已经让她吃不消了,护理部的4名干事都被她派到了最前线,庞大的护理系统就只有她和一个干事在维持。丈夫因感染被隔离就像是压死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除夕的那几天,黄雯丈夫一直高烧不退,病情持续进展,她常在夜晚值班的时候崩溃大哭,但因为防护服吃紧,她也不能进去陪伴左右。因为前线实在太忙了,她常常一天只睡4个小时,只在临睡前悄悄抹一把泪,第二天却又擦干眼泪继续奔赴她的战场。

虽然在同一家医院,但是黄雯几乎没有时间去照料自己最亲的人。丈夫被隔离的半个月里,因为护理工作任务重、压力大,黄雯仅仅挤出来了一点缝隙,去陪他做了一次CT,在隔离病区护理例行检查中顺道看了他2次,一家人才整整齐齐地在视频中拜了个年。“孩子看到我穿的那么严实,里里外外好几层,还带着厚厚的口罩和护目镜,只露着一双眼睛,床上他的爸爸带着口罩正在输液,孩子怕了,突然就中断了视频”。黄雯说,从那天开始,小宝睡觉的时候都让奶奶开着灯,就好像灯一灭爸爸就会不见了,黄雯的心揪地更紧了。

丈夫死里逃生后回家,她却把根扎在了医院

所幸,1月30号这天她终于盼来了一个好消息,丈夫病情大幅好转,可以回家隔离观察了,黄雯的一颗心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而防控形势依然非常严峻,协和东西湖医院作为市内第一批定点救治医院之一,不仅承担院内观察病例的救治工作,还接收市内医院回流患者及区内卫生院转入患者。疫情爆发,大量疑似患者涌入各家医院发热门诊,医院人满为患。医院必须在整体医疗工作量已高位运转的情况下,想尽办法缓解隔离病区诊疗工作量大且收治患者数呈急剧上升趋势的双重压力。

从危重患者救治、发热门诊导诊流程的完善、护理物资人员的调配协调到“倒下阵”来的护理人员的后续健康问题跟进,黄雯已经四十多天没有回家了。刚开始还在同事家借宿(同事家和婆婆是邻居且只有一人在家,方便黄雯看看儿子),后来因为疑似患者激增,医院陆续增开13个隔离病区,缓解区内居民的就医压力。通常开设一个新的病区,从人员调配、培训、上岗到物资清理、消毒、布置病区环境需要一个月的准备,但疫情紧急,此种情况下的紧急开科,只给了黄雯和她带领的护理团队3个小时。3个小时之内,他们必须完成任务,抢在下一个患者倒下之前。

黄雯更忙了,她甚至直接住在了医院,“在这里住,可以随叫随到,能更快处理突发事件”。在黄雯的号召和统筹下,先后已有13批护士共计400余人增补到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我们都拼劲全力,因为死亡人数在我看来,并不是一个数字这么简单,而是说,死亡这件事,在不同个体身上发生了这么多次,每一次都是几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和痛彻心扉,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更快,再快一点。”

黄雯说,以前他老公总觉得她在行管岗位,工作轻松而且没有什么压力,但是这次死里逃生以后,他亲眼目睹了医护人员的坚守和付出,战袍一穿就是6个小时甚至更长,总是感慨“谁不怕死呢?更何况这些年轻的护士们看起来都才二十出头啊。他们不仅是护士,更是扮演了所有陪床的家人的角色。”出院后,丈夫几乎见不到黄雯一面,发的最多的话就是“老婆辛苦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黄雯说,“疫情来袭,医护人员都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医生有多重要,我们的护理姐妹们就有多重要。我们的护士,在历经这段岁月的洗礼后,站在了疫情的最前沿,是我们当之无愧的骨干力量。”

有人说星星很亮,是因为他没有看到这些护士的眼睛。

我们都相信,等疫情过后,这些赞扬的声音和疫情中衍生出来的荣誉、尊重和感恩,也一定会不变。因为,他们就是最亮的星。越当黑夜来临,越能看到这一个个平凡而闪亮的灵魂。

(湖北广电融媒体记者 李悦 通讯员 李雪 责任编辑 谢宝莹 编审 谢珍)

相关阅读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